博客首页  |  [塵海蓮心]首页 

塵海蓮心
博客分类  >  其它
塵海蓮心  >  点睛文化
秋瑾

41942
秋瑾
文:石方行
附件:
qiu.jpg
qiu.jpg [ 125.92 KiB | 被浏览 10 次 ]


秋瑾号竞雄,又号「鉴湖女侠」(1875~1907)。“竞雄”就是不让须眉的意思。浙江山阴人,自小家境富裕,能写诗填词、骑马击剑、使棒舞枪,立志要做一名巾帼英雄。
秋瑾长到十四五岁时,就已有志有才,很喜欢看有关梁红玉、穆桂英等 女英雄的故事书,决心像她们那样做人。
在 一次跟表姐妹聊天中,她说出“女子应该立志图强的愿望。” 不巧被其父亲听到,父亲教训她应该学会“女子无才便是德。”的道理。秋瑾却说:“写《女诫》、编《汉书》的班昭就是女的啊!还有蔡文姬、谢道韫、 李清照,都是才女。如果说‘女子无才便是德’,《汉书》就编不成了。”……
光绪二十二年,秋瑾与王廷钧结婚。这年秋天,秋瑾第一次回到来,当着许 多道喜的亲友朗诵自作的《杞人忧》:“幽燕烽火几时收,闻道中洋战未休;膝室空怀忧国恨,谁将巾帼易兜鍪”,以表忧民忧国之心,受到当地人们的敬重。 她对这个胸无大志、思想保守、花钱买官做的丈夫相当鄙夷,夫妇感情一直都不合睦,所以她在生了一儿一女后,就变卖首饰,于1904年5月离家赴日留学。

在 日本期间,秋瑾积极参加留日学生的革命活动。 后来加入中国同盟会。1906年2月,因抗议日本文部省于去年11月2日颁发的《清国留日学生取缔规则》而回国,据永田圭介的专著《秋瑾——竞雄女侠传》 称,在回国前秋瑾曾在陈天华追悼会上对反对回国的鲁迅、许寿裳等人拔出了随身携带的日本刀厉声喝道:“投降满虏,卖友求荣。欺压汉人,吃我一刀。”
光 绪三十三年正月(1907年2月),秋瑾接任大通学堂督办。不久与徐锡麟分头准备在浙江、安徽两省同时举事。联络浙江、上海军队和会党,组织光复军,推徐 锡麟为首领,自任协领,拟于7月6日在浙江、安徽同时起义。因事泄,于七月十三日在大通学堂被捕。七月十五日从容就义于浙江绍兴轩亭口。就义前写下了: “秋风秋雨愁煞人”的一诗句。
秋瑾遇害两星期后,张曾扬致电贵福:“报纸中载:该匪当堂书‘秋风秋雨愁煞人’七字,有无其事?有即送核。”当日, 贵福复电“七字在山阴李令手,已 晋省。”可见实有其事。贵福怀疑李钟岳偏袒,有意开脱。在得到浙江巡抚同意“将秋瑾先行正法”的复电后,立即召见李,令他执行。李説:“供、证两无,安能 杀人?”后来在秋瑾死后,李心中十分的愧疚,最终自缢而亡。这种轻生生死重道义的风骨着实另人感佩!
1912年,秋瑾遗骨经湘、浙两省协商迁回浙江杭州西湖西泠桥畔原墓地。同年12月10日,孙中山亲至秋墓祭悼,并撰题挽联:“江户矢丹忱,重君首赞同盟会;轩亭洒碧血,愧我今招侠女魂。”
1936 年,李钟岳之子《民国日报》记者李江秋,专赴杭州,与秋瑾之弟秋宗章相见。秋宗章告诉李江秋:“先姊在家,独居一小楼,所有与先烈来往信件,均藏其中。六 月初四(农历)大通被查抄时,全家均逃难,故一切未及掩藏。令父李钟岳先生在查抄前,已问明小楼为秋女士所居,故意不令检查,否则必连累多人”。此足证明 李钟岳救人于难的苦心。
在中共建政之后的文革期间,秋瑾不幸被评上“牛鬼蛇神”。 秋瑾尸骨被 挖出来,曝露在荒野中,还被人鞭打。最后是一个好心人把它收起来,放在木箱里面,一放好多年。直到1981年,杭州市政府决定重修秋瑾墓,到处找秋瑾的骨 骸,找不到,这位好心人才从仓库房里取出。秋瑾墓在西泠桥另一端重建,塑汉白玉全身像,并镌有孙中山的手迹“巾帼英雄”。
秋瑾的人生虽然短暂, 但她用自己的生命与精神向人们展示出一个道理:那就是勇于开创与献身的精神。只要对广大的百姓有好处的事情,就应该去实践、去努力。虽然她没有看到共和制 度的诞生,但是她的精神却奠定了民国成立的基石。其实不但改朝换代需要这种开创和献身的精神,在其他领域中也非常的需要这种精神。因为在别的领域中也有很 多保守势力,如果借用当局的行政权力,那各类打压事件都会出现,所以要想真的为了广大百姓的根本利益和秉承着一个公民的良知,那就需要把这种开创与献身的 精神发扬下去,润泽万代!
2012-12-16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