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塵海蓮心]首页 

塵海蓮心
博客分类  >  心灵细语
塵海蓮心  >  尘海莲心
苦涩的冻梨(转载)

18857

苦涩的冻梨

作者:李文松

 

 又是冰天雪地的节令,应季的食品有冻梨、冻柿子等。越是天冷、越吃冰冷的东西,是北方人的习惯。

生活中发现很多事物,往往勾起人们联想,特别是对往昔的追忆。

这不,吃冻柿子的时候,又想起了儿时的记忆。

那是很小时候,每到临近年关,大队的书记等人,领着干事,背着一些冻梨和冻柿子,送给爷爷。十斤、二十斤?也就大概这些吧。不是党怎么样济世,每家都给的,那是极其的特例。

说白了,这是爷爷用大儿子的性命换来的。

爷爷是烈属!

是这样。从记事时候起,爷爷屋里就放着一张烈士证书,用木框装着,上面压着玻璃。置在东墙柜子上方。还不识字的时候,大人就顺便的教我,那里的字是怎么怎么念。都是繁体字,竖着写的。至今记的,第四野战军司令员:林彪;政委:罗荣桓,其它还有什么谭政、陶铸?好像有,还有谁的名字,就记不清了。当然,其中有大伯的名字了,是什么壮烈牺牲。落款下面有年月日,然后盖着一个戳印。

大伯是死在了朝鲜战场。

小孩知道什么,满足口福而已。每当大队人员送来这些吃的,我们就馋猫一样的前后转悠。可是,怎么理解大人的心情啊。本来得到送礼,是件高兴事情,记忆中,爷爷从来没为此露过笑容。如今明白了,那是大儿子性命换来的,几个黑冻梨蛋子而已。

后来,稍微大一些了,听说爷爷还曾经保留了很多大伯的来信,是大伯在部队的来信。每到过年,拿出来翻看,一声不响的看。

爷爷非常内向,心里话几乎不对家人说。他当年喜欢玩枪,跟胡子跑过,也始终不把前后因果和过程说出。只是喝酒高兴时候,和朋友顺便叨咕两句。家人支离破碎的听到一点点。我曾经说过,爷爷是为了自己的“快枪”,好像就是三八枪,跟胡子──赵尚志跑的,其实是打日本人去了,据说赵尚志也是胡子的一伙,名号“忠厚”柳子,那时胡子团伙被称为“柳子”。听说最后赵尚志兵败,跑到了黑龙江、乌苏里江边一带,残兵败卒,要跑向苏联了,爷爷和蔡姑爷才要求回来,于是,得到同意,带着枪回来了。赵尚志也是蛮仗义的,说到做到,借枪就是借枪,到期就还。

据说早年爷爷有一张照片,十分得意。是骑马、穿马甲、挎军刺、披斗篷的戎装照,据说是在赵尚志部队拍照的。也许大家趁有条件之际,轮番的穿戴道具拍照的。我这样推测。

内向的爷爷每到过年除夕,看着大伯来信,就偷偷的背着灯影抹眼泪。几年后,二大伯觉的这样不妥,于是,悄悄的把信给偷走烧了,这样,爷爷也就能够安稳的过年了。是的,表面爷爷暴烈,其实,内心有脆弱的一面,有情感丰富的一面。

是的,说是爷爷过年能够安稳了,那心里的痛楚,可想而知。那是思念和内疚!思念孩子英年早逝,内疚孩子未能完婚,而奔赴杀场。是的,大伯当年有一个未婚妻,但早已不和我家来往了。也许早早成婚,也就没有从军的下话了。

所以,今天理解了,为什么过年时刻,很少看到爷爷有什么娱乐活动,比方打扑克啊等等。充其量是看纸牌,和老一辈摸几把纸牌,算是打发年关。

所以说,每到送来冻梨时候,爷爷总是严肃的脸色。给客人礼貌的倒水啊,拽过烟口袋,递上卷烟纸。可就是表情不开心。我不曾记的爷爷是否吃过这些冻梨了。也更想像不出,爷爷如果吃了这样的冻梨,会是什么滋味和心情。

是的,现在理解了。所以,写到此也是抑制着泪水的,理解了爷爷的心态。不过,我更明白了爷爷当年不明白的很多很多。

共党从来撒谎的欺压百姓。当年的出兵朝鲜,师出无名。几十万的冤魂,打水飘一般,被邪党游戏一样的,扔在了异国他乡。血肉横飞、尸骨不全,那是怎样的惨烈、凄楚、悲哀!

为了什么?邪党的流氓嗜斗本性。

今天,也找不到美国要跨过鸭绿江的证据嘛。而且,历史事实证明,是流氓金某首先发动的侵略,动手打李承晚。

回头看看流氓无产者阵营,前前后后的反覆无常,最终是朝鲜也不睦了,老大哥也不认亲了,反目为仇,互相对骂。真的,丑态百出。

是的,国家关系利益为大,但是没看见这些年来美英对骂,韩美对决。毕竟那是有人性的政府,纷争摩擦解决在谈判桌上,基本用不着撕下脸来动手的。再看共产阵营,和一伙不孝的穷子孙争夺家产一般,今天和你好了,亲热的搬脖子搂腰,明天不和你好了,抄起烧火棍就打。骂的唾沫星子乱飞,歇斯底里。

苦了这里的百姓。性命、财产、人力、物力,自由、人权,都被邪党剥夺、绑架,而任意的蹂躏、践踏、滥用。

不知道谁能告诉我,美军士兵牺牲后的补偿是什么,是多少。但是我知道他们有个法案,专门针对士兵的。他们尊重生命价值。

邪党社会,生命换来的只有一纸空文,还有一些冻梨。对我的收获是,小小年纪,早早的知道了林彪等人的名字。还有就是,多吃几个冻梨、冻柿子。

幼儿无知。若是今天,恐怕那些冻梨,我无法下咽。

我曾经看过《出兵朝鲜》一书,是邪党社会出版的。当然实质东西被隐瞒了,不过,就是那上面记述的,作战的极其恶劣条件,都不敢去设身处地的想像了。真的拿生命不当回事,人不如狗,远不如今天的宠物价值。邪党从来蔑视生命。

我的大伯,就是在那样的环境中苦熬着,挣扎过。最终,还未能保住性命。不过,虽然他的付出是巨大的,但给北韩人民,也未能带来幸福。

去年南韩建国六十周年,听说人家长篇累牍的庆祝,庆幸当年没有选择,走共产主义道路。因为他们看到了,今天的北韩人民……

大伯的生命,就这样毫无价值的,被寒风吹走了。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