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塵海蓮心]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塵海蓮心  >  微型小说
小小说:给母亲洗脚

18052

小小说:给母亲洗脚   

文:碧宇



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孝顺的儿子,虽然在母亲面前我很听话,是一个很乖的孩子。那日,我看到母亲有些疲倦的样子,我过来为母亲打了一盆洗脚水,挽起袖子为母亲洗脚。

母亲的脚有些特别:右脚比左脚小一圈。因为在母亲出生三个月的时候,她得了一种叫做“小儿麻痹症”的病,当时的姥姥她们相信巫医的话,把她的右腿抻坏,成年时右腿比左腿细一圈,右脚也是比左脚小一圈。开始走路一瘸一拐的。而且年轻的时候母亲还有肝炎病,身体很是单薄。

这些对母亲来说似乎都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本想找一个听话的人,按照母亲的意思干活,这样家就能过的像个样子。可是似乎老天有意的在捉弄人。父亲虽然为人很老实,但是却有着一种很倔的脾气,母亲说东,他偏偏向西。弄得母亲没少掉泪。这也是我小的时候产生巨大心里阴影的原因。当时我总是想自己成了母亲的累赘,不如我先自杀,等我死以后母亲就解脱了。可是我想死四五次也没有死成。那年我刚刚十来岁。

后来姥姥看自己女儿在农村太受苦,就把我们接到城里,我们就开始做买卖,虽然没赚多少钱,但是生活的确比在农村强了很多很多。

母亲知道我喜欢上学,于是又找熟人把我安排在一所学校的重点班级里,我在那里刻苦读书。当时我就想:农村孩子肯定不比那些城里长大的孩子差。在考试的时候,我的化学经常是全校第一,物理和语文经常是全校前十名。毕业的时候我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当地的重点高中。

当时我看到母亲那久违的笑容又浮现出来。我知道母亲在鼓励我。我一定要努力,努力。

在高一的时候,我的身体也不是很好,有很多时候因为我花母亲给的午饭钱买书而饿肚子,再加上学习的劳累身体变得经常不舒服。曾经到医院检查过,医生说,没有病。可是我就觉得难受。一次母亲建议我到公园里看看有没有练气功的,要不你也学学试一试。因为母亲学过中医,她明白气功对人体的作用。

一日到公园随便走走,就看到有很多人在练气功,当时在那里有好几种功法,我转了半天,遇到我以前曾经认识的一个人,他说他在炼法轮功,这个功法如何的好。我一听就来了兴趣了,后来他帮我请来了书,并教我炼动作。

我回到家里对母亲说了这件事情,母亲开始不同意我学。后来母亲怕她的宝贝儿子上当,于是看了一遍我拿回去的《转法轮》一书,看完之后,母亲也开始修炼了。

自从母亲修炼之后,心情也变得开朗多了,不再那么怨天尤人了,而且半年左右原来的肝炎病也没有了,右腿和右脚开始长肉,到现在如果不注意好像看不出她曾经是一个患有小儿麻痹症的人。

由于法轮功对于身心健康方面的奇效,街坊四邻都开始修炼起来。到九九年的七月,我们这里已经成为一个有着二三百人的大炼功点,经常到我家学法的人有三四十人,因为房间大小有限,人来太多也容纳不下。

这么好的功法,在九九年的七月却遭到了一伙当朝小人的恶意镇压。我和母亲当时默默的流泪,一连三日也没有吃下饭,我们的心在哭泣,在流血。

由于母亲是辅导员,我家也就成了当地片警光顾的重点。每当他们来的时候,母亲都拿出水果(我家卖水果)让他们吃,母亲一点点的从祛病健身福益身心方面和颜悦色的象说话一样跟他们讲述着法轮功的真相。他们那些说辞经常被母亲有理有据的说的哑口无言。事后我说,老娘,看来当年你读的刊授大学和学的形式逻辑学没有白搭,现在用上了。

随着镇压的逐步升级,当地的政保部门以我和母亲不放弃信仰为由,把我们送入看守所非法关押。我被关押三次共六十天,母亲被非法关押五次,邪恶的当地公安甚至想送母亲劳教,后来因为母亲绝食在劳教所体检不合格拒收。在零一年的秋末,我和母亲走上了天安门,喊出心底的声音“法轮大法好”并展开了两幅小的写有“法正人心”和“法正乾坤”的横幅。

在流离失所的日子里,母亲也受尽人间之苦。后来陪着不争气的我离开家乡,本来想给父母一些温暖,可曾想婚姻失败使他们更有些为我劳心。

不过使他们欣慰的是,后来我遇到了很多能够帮助我的朋友,还有一位虽然远在天边但却很喜欢我的女孩:馨儿 (化名)馨儿的那份善良和大气似乎深深的打动了母亲,望着馨儿的那几张漂亮的照片,母亲欣慰的说,好像一种冥冥中注定的缘份接上了……

我正这么想着,母亲说,行了,洗个差不多了,擦擦就行了。我照着做了。母亲好像很严肃的对我说:以后你一定要好好的对人家馨儿,咱家是穷了点儿,可是咱家人有一颗真心,有一颗诚心。孩子在任何时候你都要记住:任何时候都要以诚心和真心待人,才能使你拥有最好的。我深深的点了点头,把母亲的话牢牢的记在心中……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